5爱体育英超(中国)有限公司-未协商解决外援外教欠薪的俱乐部若注册,亚足联将追罚足协

2022年4月18日 0 Comments

5爱体育英超(中国)有限公司-未协商解决外援外教欠薪的俱乐部若注册,亚足联将追罚足协

记者程善报道近期的大连人俱乐部以训练和热身赛为主,主教练谢晖还在考察前来试训的球员。谢晖有很高的人气和威望,冲着他来试训的球员很多,最终经过筛选他才圈定了目前的一些球员。这些天,他也在不断通过比赛来进一步考察前来试训的球员的状态。来试训的球员跟目前大连人的梯队混编成B队,A队则是一线队。这些天已经打了多场热身赛,但是最终试训通过的球员还没有确定,这里面有错综复杂的原因。

以往在中超联赛如果有严重欠薪行为,是无法通过准入的,这两年因为疫情带给各队的经济压力,导致标准不得不有所调整。

但是鉴于在过去两个赛季中超整体违约事件激增,尤其是跟外援外教之间的欠薪官司不断攀升,在2021赛季结束后,亚足联向所有会员协会强调,在2022赛季的俱乐部注册工作中,必须要严打欠薪,重点清理国际足联已经裁决的欠薪案件,敦促本国联赛职业俱乐部执行裁决,如果在赛季开始前仍旧不与被欠薪人联系协商解决的,不允许该队伍在新赛季进行注册,如果发现违规注册,中国足协将被亚足联追加处罚。

亚足联敦促的主要是外教外援递交到国际足联的胜诉裁决,中国球员被欠薪纠纷不在亚足联敦促范围内。也就是说,包括大连人在内的所有中国职业球队,如果想在新赛季完成准入和注册工作,就必须在新赛季开始前与被欠薪的外教或外援达成共识,且对于问题的解决结果要上报到中国足协,仍旧在裁决中的官司不被计算在列或者计入下一个周期。

大连人俱乐部目前在有多起败诉官司的欠薪有待偿还,是一笔不菲的费用。但是截至记者发稿前,欠薪还没有被完全解决。不仅如此,拖欠中方球员的薪水,包括现役队员和已经离开的队员,目前多名离队球员都不知道自己被拖欠的薪水是否已经被上报到中国足协要求的准入统计中,同样未知的是,上报的数字是否与被拖欠的金额相符。

“我们联络不上大连人俱乐部管理层,目前不知道谁负责,同时也不知道该找谁核实,只能被动等待,看到时候俱乐部给不给我们打钱。真的太难了。”近日多名在中国足协仲裁委的裁决中胜诉的大连人俱乐部前球员主动与本报联系,希望能够与现任大连人俱乐部相关负责人沟通自己被欠薪的数额以及可能的偿还周期,但苦于没有途径。

很多中国球员在过去一年中都在与俱乐部的单方违约仲裁中获得了胜诉,大连人俱乐部应该支付违约赔偿金,但迄今为止,没有一名球员收到该项赔偿。尽管号称完成了股改,但是大连人俱乐部目前只是更换了一名法人代表,但是法人代表并不属于任何一家入股的国资集团,俱乐部的所有权依然在大连一方集团名下并未过户,这就说明俱乐部的债务危机并没有被解决。

大连人俱乐部如果不早日解除债务危机,对俱乐部的引援工作是有一定影响的,目前外援都没有回来,且归期未定,如果想要有外援的话,还有一个途径就是从中国联赛中选择外援,但即便是国内转会也需要俱乐部顺利通过注册才能决定。

跌入中甲后,大连人俱乐部不可避免地要进行新一轮的降薪。这个在中国足协的官方合同中也规定了是可以的,毕竟中甲与中超的薪资结构是不同的,加上市场行情不景气,降薪是大概率的。但大连人在过去的降薪行动中一直比较强势,因此有一种传言,目前已经离队的三名球员,孙铂、郑龙和李帅,或多或少都是因为合同跟俱乐部有不同意见而离开。这三人都还有工作合同,因此他们是彻底解约,还是有可能回来,目前还不好说。

主教练谢晖还是要做好两手准备,如果以上三人都离队的话,那么意味着成熟队员肯定要进行一定数量的补充,上个赛季大连人之所以降级,其实跟最后关键时刻没有老将压阵,年轻球员经验不够丰富有一定关系。目前朱挺、闫相闯都在试训,如果孙铂等人离队的话,其他大连籍球员回归的概率显然会进一步加大。闫相闯在三场热身赛中已经打进了四球,朱挺也保持了不错的竞技状态。

除了上面提及的三名队员外,同样不在队内的,还有国家队的童磊,U23国家队的陶强龙、何宇鹏、黄嘉辉、张建生以及王献钧,还有正在养伤的单欢欢。这几名球员,国字号的童磊和陶强龙,他们在目前的转会市场上还是比较有人气的,渴望他们的俱乐部大有人在,而作为国脚,他们本身踢中甲就有些委屈,加上新一轮的降薪,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也选择离去。一切都将随着隔离结束、球员们归队后,进一步见分晓。